-吴氏太极王茂斋老架83式「太极往事北派吴式宗师王茂斋继承全佑遗风全身无处不发人」

吴氏太极王茂斋老架83式「太极往事北派吴式宗师王茂斋继承全佑遗风全身无处不发人」

王有林,字茂斋,山东省莱州府掖县后武官庄人,生于清同治元年(1862)。金元时期“全真七子”之一刘处玄即该村人氏。王茂斋少时进京学徒,年长领东,成为同盛福麻刀铺掌柜,门面在北京城东四牌楼往北路西,仓库在东四钱粮胡同。机缘巧合,三十多岁得从旗人全佑学太极拳。①

王有林(茂斋,1862—1940)

王茂斋在师兄弟中居长,其生性诚朴笃厚,尊师重道,用功最勤,有全佑遗风。据张思慎述:

保亭先生(全佑)为人和蔼,生平不轻与人较技,即较技亦必让人三着,盖其天性使然也。得其传者仅王有林(字茂斋)、郭芬(字松亭)与吴爱绅(字鑑泉)诸先生,且王茂斋先生造艺精纯,更能博通内外诸家。②

吴鑑泉早年在清廷禁卫军护军营任职,薪俸不多,王茂斋让吴没有钱粮便到柜上取,从而维持师父和师弟一家的生计。③ 辛亥鼎革,宣统逊位后,吴鑑泉解职居家,王茂斋交给吴鑑泉一张折子,凭此折子可去粮店、杂品店取日常生活用品,到年底由王茂斋结账。同盛福麻刀铺,前店后宅,有个后院,专为练拳之用,后宅是二层楼,二楼也用作练功。王茂斋与吴鑑泉、郭松亭诸师弟在同盛福的拳房研练十多年,参悟拳理、切磋技艺、相互印证,臻其深奥。郭松亭学历较高,民国初期曾任职于陆军部,平日对国画也有研究。

太极拳要达到一定境界,必须得悟性高。有一传闻,是当年杨澄甫在一次国术大会当评委时,跟浙江青年胡海牙讲的。他说,有个山东人叫王茂斋,出名后有人找他推手,王茂斋怎么推都推不过,便躲起来用功了,可怎么用功都不上路。有一天见到石匠促磨盘,提着钎子敲凿,一下就开悟了。杨澄甫接着解释,就像钎子不是抵着一个点死敲,推手也不能只向一个地方死推,而要虚虚实实地来,千点万点地推。

民国初年,袁世凯的幕僚宋书铭(硕亭)自言为宋远桥十七代孙,其拳功名为“三世七”,推手法与当时北京流行的太极推手大致相同。当时北京体育研究社的武术教员纪子修、吴鑑泉、刘彩臣、刘恩绶等闻宋之名,皆相邀拜谒,与宋推手。时宋书铭已是七十老叟,但推手时众教员动静不能自主,皆奔腾其腕下,于是均执弟子礼,从学于宋。据体育研究社的实际主持者许禹生记述:

有宋书铭者,自云宋远桥后,久客项城幕,精易理,善太极拳术,颇有所发明,与余素善,日夕过从,获益匪鲜。本社教员纪子修、吴鑑泉、刘恩绶、刘彩臣、姜殿臣等多受业焉。……宋氏三世七派,名书铭,字硕亭,项城当国时,曾居袁幕府。杨氏门徒如吴鑑泉、王茂斋等,皆曾拜门墙。宋师与余颇善,常寓舍中,获益匪鲜。④

虽所述无多,但作为亲身经历者,许禹生留下的简短文字正佐证了王茂斋也曾师从宋书铭学习太极功这一历史事实。

不管怎么说,全佑的弟子们在民初得识宋氏以前,太极之功恐怕还都不是那么纯正的。在与宋书铭比试后,就连全佑之子吴鑑泉都“随其所指而跌,奔腾其腕下,莫能自持”,甘愿“叩首称弟子”,“受业于宋”。据后人口传,全佑弟子王茂斋、吴鑑泉、郭松亭三人关系很近,曾长期在王茂斋的同盛福麻刀铺后院一起切磋研究拳技。他们的太极拳参融了宋书铭所传的宋氏太极功,在全佑所传杨家太极拳架基础上,讲究龟缩蛇伸、动静有序,练就包括拿梢、抓脉、闭穴、卸骨等在内的独特打法,确立了全佑一脉太极拳的独立门户。据说,王茂斋炉火纯青的太极功夫,以轻灵著称,全身无处不发人,精微细密,巧妙准确。⑤

王茂斋的再传弟子刘晚苍说起王茂斋时总是盛赞不已,对于他的功夫,特别是品行,推崇备至。据刘晚苍晚年叙述:

有一天,王茂斋走在大街上,身后跟着他的儿子王子英和店伙计,迎面过来一位,截着王茂斋请安,说,师大爷,我最近怎样怎样,意思仿佛是过不下去了。王茂斋一听,回头叫伙计拿来钱袋,手提一角,哗啦啦倒了大半袋,钞票银元铜子都有,光钱串子数了数就四十来串,那时候两块银元能买一袋白面,这钱就是救命钱。那人谢过走了,王子英一边走一边问他父亲:“刚才那人是谁?”“不认识。”“怎么您不认识就给他钱呀?”老爷子脸一沉:“他家里不好过么!人家说出话来……没听他喊我师大爷呢!”⑥

20 世纪 20 年代,王茂斋已名震北京城。他平日经营一大摊子买卖,余暇都用来练功授技,常在智化寺、东堂子胡同等处传授门生。王茂斋仁厚诚朴,热心助人,凡南来北往路经北京的明家里手,多前往拜访,与之切磋。如腰中缺少盘缠,尽在他家吃住。也常有投学试功者前往。

北伐后,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北京成了旧都,改称“北平”。就在民国十六年(1927)至十七年(1928)间,孙禄堂、杨澄甫、吴鑑泉等名拳师先后受聘至南京、上海等地。王茂斋太极功力深厚精湛,也受到上海方面聘请,因自有买卖营生,向来不以授技为业,不便动身,故而留守北平。以他为中心的师徒群体成为此后北平的一大门户。

民国十六年(1927),王茂斋弟子彭广义(仁轩)开始组织编写《太极功同门录》,并于民国十八年(1929)九月由平津卫戍总司令部北平宪兵分所编印成册。桐城派古文家钟鹏年(震沧)为之序云:

王君茂斋者,今之振奇人也,精斯技,得广平杨班侯先生之高弟全君保亭之真传,先生固直造张三丰之室者也。王君天性醇笃,重然诺,有古侠士风,年逾六十而精神焕发,少年多不及,是不惟擅技击之长,且深合延年养生之道矣。君怀绝技殊不自秘,有请益者,无不悉心相授,以期国技之日昌,列门墙称弟子者不下数十人。⑦

民国十八年(1929)冬,杭州举行浙江国术游艺大会,筹委会派杨澄甫到北平聘请国术家参会。王茂斋与身在北平的诸多国术界人士一同专程前往,并担任大会评判委员。

民国二十年(1931)五月二十三日下午,王茂斋参加北平汇文学校举行的全市国术表演大会,据《华北日报》次日报道,“汇文学校为提倡国术起见,特发起全市国术表演大会,昨日在该校操场举行,到会各团体表演员二百余人,观众约八百余人,开北平国术表演空前盛况。下午二时起开始表演,至六时始行散会”。参加表演的团体有汇文学校、师范大学、戏剧学院、第一中学、财商学校、燕京大学、体育研究社、交通大学、民国学院、税专。其中,体育研究社表演项目六十一项,王茂斋的太极拳是该社第二个项目。⑧

民国二十二年(1933)六月就任北平特别市市长的袁良(文钦)于当年八月一日兼任北平国术馆馆长。袁氏与北平武术界的渊源至少要上溯至民国元年(1912),当时,正值北京体育研究社成立前后,他被许禹生介绍参与有关“体育”活动。民国九年(1920),袁良以民国大总统府秘书、国务院参议的身份,兼任体育研究社社长。以目前所掌握的资料看,至少民国九年(1920)至十三年(1924)期间他一直担任该职。⑨

民国十八年(1929)秋,袁良担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热心介绍北平国术同人南下授艺。此次在北平国术馆馆长就职仪式上,他被一再邀请,当众表演了一趟太极拳。袁良在太极拳方面一直颇有兴致,他清晨天不亮即起床习练,在一旁陪同指导的老师正是王茂斋,据报载:

市长袁良为热心提倡体育之一人,对我国固有国术,年来注重宣传,亦不遗余力。袁氏本人,自幼即习拳术,前从太极名家杨某习艺,迄今二十余年,颇有心得。最近袁氏更聘北平太极界名流、七十一岁老叟王茂斋,于每星期一、三、五晨四时,练习太极。据袁氏表示,本人自觉对于此道尚有相当心得云。⑩

1933 年初夏, 王茂斋(前排左三)与师弟郭松亭(前排左二)及部分弟子在北平东四南同和饭庄合影。

民国二十五年(1936)冬,故宫博物院分院太庙内成立了太庙太极拳研究会。⑪王茂斋主持教学,实际主要由弟子杨禹廷代授,王茂斋本人时而过去看看。此处是当时北平太极拳爱好者的云集之处,也是当时商界等各行业知名人士练拳、交际、消遣之所。王茂斋在 20 世纪 30 年代的北平国术界名望甚高。而他本人经商为业,在盛极一时的国术活动方面,颇有与世无争的局外人心态。一些同道和社会名流,包括一些拳友和弟子劝王茂斋自立门户,王茂斋却不以为意。⑫据马长勋叙述:

自从 1927 年吴鑑泉去南方教拳传艺,北京城发扬光大全佑的杨氏小架最著声望者,公推王茂斋。王老先生非但教拳认真负责,讲解深入浅出,功夫精深透彻,他的为人也值得称赞,“吃学生”“收份子”的事,老先生没干过。正因如此,他的门下才出了杨禹廷、王子英、李文杰、张继之,再传刘晚苍、王培生、李经梧、温铭三这样的名家。像李文杰,原先拜在王老门下,可深受吴鑑泉的喜爱,王先生也看出他们爷儿俩挺投缘,就托付吴鑑泉给李文杰说太极拳架子。瞧,这就是武术大师的气魄!后来杨禹廷送徒弟去学形意拳,不能说不是受前辈的熏陶吧?!⑬

据说,就在王茂斋辞世前两年,即民国二十七年(1938)初夏,几个弟子向王茂斋请教,其中入门较晚的曹幼甫一直不懂拿放之理,也不相信它如所传般神奇。曹幼甫突然向老师胸前袭去,王茂斋手指一扬,曹只觉有股不可抵挡的巨大力量迎面而来,脚下一晃,摔出两丈多远,脱下小褂一看,背上起了好几处血痕,直到秋末还未消净,由此才彻底佩服老师的功夫。王茂斋的再传弟子王培生曾说:功夫好的人见过不少,没见过师爷那杆功夫的人。

在王茂斋的原籍山东掖县,迄今还流传着不少与他有关的逸闻。而王茂斋在北京城的情况,则流传不广,很多前尘往事,都随着当事人或知情者的凋零而寻不到多少影迹了。

民国二十九年(1940)春,正值全面抗战期间,七十八岁高龄的王茂斋在沦陷的北京城辞世,归葬于山东掖县武官村北。

注释

①王有林,字茂斋,山东省莱州府掖县后武官庄人,生于清同治元年(1862)。本篇主要参考马长勋《一代宗师王茂斋逸事》(《武魂》1990 年第 5 期)、王云龙《吴氏太极拳名家—王茂斋先生二三事》(《武术健身》1992 年第 6 期)、战波《吴式太极宗师王茂斋》(《健身科学》2004 年第 5 期)、张敬明《吴式太极大师—王茂斋轶事》(《少林与太极》2005 年第 1期)、王云龙《王茂斋先生二三事》(《武魂》2008 年第 9 期)、梅墨生《太极先贤轶事》(《武当》2011 年第 5 期)等。

②彭仁轩:《太极拳详解》“〈太极拳解释〉序二”,自刊本,民国二十二年(1933)

③战波:《吴式太极宗师王茂斋》,《健身科学》2004 年第 5 期。

④许靇厚:《太极拳势图解》“太极拳之流派”,北京:京华印书局,民国十年(1921)第十页。

⑤张敬明:《吴式太极大师—王茂斋轶事》,《少林与太极》2005 年第 1 期。

⑥殷鉴:《何日再相逢—追念我所相知的刘晚苍先生》,《武魂》1991 年第 1 期。

⑦平津卫戍总司令部北平宪兵分所:《太极功同门录》“钟鹏年序”,民国十八年(1929)。

⑧《昨在汇文举行之国术表演大会盛况  全市专家二百余人表演》,《华北日报》民国二十年(1931)五月二十四日,第七版。

⑨伊见思:《体育研究社十三年来社务经过》,见北京体育研究社、北京体育学校:《体育丛刊》,北京:京华印书局,民国十三年(1924)。

⑩《袁市长每晨练太极拳  教师七十老叟王茂斋》,天津《益世报》民国二十三年(1934)十月二十四日,第二张。

⑪据报载:“太庙内太极拳研究会,现已筹备就绪,该会特于昨日呈请社会局备案,俟批准后即可正式成立。” [《太极拳会筹备就绪》,《华北日报》民国二十五年(1936)十一月四日,第六版。]

⑫战波:《吴式太极宗师王茂斋》,《健身科学》2004 年第 5 期。

⑬马长勋:《一代宗师王茂斋逸事》,《武魂》1990 年第 5 期。

北京太极拳高手有哪几位?

北京各路高手汇聚,真人不露相,到各个公园转一转,就可以见到高手。

吴鉴泉的生平概述

吴鉴泉(1870-1942),本名乌佳哈拉·爱绅,满族,河北大兴人。中华民国成立后随汉人习俗改姓“吴”(因为“吴”与“乌”谐音),他的父亲吴全佑是太极拳的高手。全佑先跟杨露禅学习太极拳,后又拜杨露禅第二个儿子杨班侯为师,学习杨式小架太极拳。许禹生在《太极拳势图解》里写道:“当露禅先生充旗营教师时,得其真传盖三人:万春、凌山、全佑是也;一劲刚、一善发人、一善柔化;或谓三人各得先生之一体,有筋骨皮之分。”全佑善于柔化,自成一格,成为太极拳高手。吴鉴泉自幼跟父亲学习小架太极拳。
在父亲教导下,对太极拳苦心钻磨,增益修订,造诣日益精深。1912年,吴鉴泉在北京体育研究社教授太极拳,从那时起他对家传的太极拳加以充实和修改,去掉重复和跳跃动作,使拳架更加柔化,形成吴式太极拳流派。吴式太极拳的特点是,动作轻松自如,连绵不断,松静自然。吴式太极拳虽然架式小巧,但具有大架功底,开展而紧凑,在紧凑中又舒展自如。
吴鉴泉还对太极拳推手作了改进,他的吴式太极推手别具一格,要求立身中正安静,细腻绵柔,宁静而不妄动。他的推手不仅手法严密,而且招数特别多。因此,吴鉴泉的武艺也非常高超。
1915年北京体育研究社,来了一个美国大力士,名威廉,要与武术老师较量比武。社长许禹生请吴鉴泉老师和他较量。鉴老用太极拳以柔克刚的方法连摔大力士数跤,大力士被制伏,并愿学太极拳,后在该社第二班,也毕业了,有照相为证。
1917年吴鉴泉先生应上海精武体育会、上海市政府、国术馆和上海中华公记俱乐部的聘请,来上海教授太极拳,住在中华公记俱乐部,地址在大世界顶楼。一日鉴老在屋顶花固乘凉,躺在一张藤椅上。有一服务员说:“老头子!此地不好睡觉。”鉴老听不懂上海话,为此没答复他。服务员就上前拉鉴老的手臂,鉴老借力使用太极劲,服务员摔倒在地上。服务员说:“你打人!”立刻约来6人。鉴老见来了这么多人,便站了起来问道:“你们要干什么?”这些人过来就打,鉴老应接来者,一个个都倒在地上。当时有上海名人虞洽卿,正在俱乐部,闻声出来,便问什么事,服务员告知前因,虞说:“他是我们请来的武术老师,不用说你们6人,再加一倍也不是他的对手。”这些服务员只好赔礼道歉后散去,此事传开震动上海。他在上海时,一次,遭到几个壮汉的同时袭击,吴鉴泉虽已古稀之年,竟能轻快地将他们一一击倒。
吴鉴泉演练的太极拳,除了慢架子外,还有快架子。快架子是一种刚柔相济、快慢相间的太极拳术,演练起来既轻快又柔和。
吴鉴泉不仅精于太极拳,对各种器械,如太极剑、太极对剑、太极刀、太极十三枪等也非常精熟。
1927年,吴鉴泉由北京迁居上海,1928年他被上海精武会和国术馆聘为教授。1933起,他创设鉴泉太极拳社,教授了一批又一批的学生,从此吴式帮极拳广为传播,他的门人遍布海内外。鉴泉太极拳社自创设以来已有几十年的历史,它的分社已发展到香港,以及新加坡、菲律宾、加拿大、美国等地区和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