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小将不敢画的剧情02落后10人日本高中校队逼平J联赛冠军

足球小将不敢画的剧情02落后10人日本高中校队逼平J联赛冠军

中国有哪一个高中的足球校队,能够挑战广州恒大吗?

但凡是对中国足球有些常识性了解的小白球迷,对这个问题都会报以嗤之以鼻的态度。然而,高中足球校队险些通过点球大战淘汰广州恒大的故事,在日本却真的上演了鲜活的例子。2003年11月底,横滨水手在冈田武史的带领下以两阶段57分获得J联赛冠军。几乎是在横槟水手夺得J联赛冠军的同一时间,日本的一个杯赛“天皇杯”已经开始了第一轮的角逐——许多小球会正在为了获得挑战J联赛冠军的机会而努力。

与欧洲或者南美国家的杯赛不同,日本“天皇杯”鼓励大学、学院甚至高中球队参加,非职业联赛球队参加天皇杯的方式,就是赢得县级联赛的冠军。一支叫市立船桥高中的球队正是以县级联赛冠军的身份参加“天皇杯”的,“天皇杯”第一轮和第二轮市立船桥高中都以1-0击败对手。按照规定,日本J联赛的顶级俱乐部从第三轮参加“天皇杯”,很多像市立船桥高中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小球队,之所以做着击败顶级联赛冠军的白日梦,是因为“天皇杯”是单场决胜负,偶然性极大。

老天爷真的给了市立船桥高中挑战J联赛冠军横滨水手的机会!通过抽签,一群高中生将在2003年圣诞节前11天与日本J1联赛冠军横滨水手一较高下。爆冷击败冠军球队的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却无比骨感——这场实力天差地别的比赛一开始近进入了虐菜模式,仅仅6分钟横槟水手就2-0领先。对于市立船桥高中而言,6分钟之后上半时近40分钟再未失球,已经算是运气较好。当时市立船桥高中参赛的一名高中生罗伯特-库伦(荷兰裔日本籍)回忆起那场比赛说道:“我们以为球队会以10-0甚至更大的比分输掉比赛,所以我们的想法就是‘享受比赛,享受这伟大的氛围吧’。”

市立船桥高中首发

下半场横槟水手依旧稳稳当当的控制着场上局势,但那群比赛前半个月苦苦钻研偷袭大法的高中生竟然创造了奇迹!当比赛进行到第69分钟时,横滨水手门将下川健一在防守一次角球时失误漏球,市立船桥高中队队长增嶋龙也射门得手,比分变成了1-2。被一群小屁孩进球的“耻辱”令横滨水手将士内火中烧,主帅冈田武史不停朝着对手球门挥手,意思很明了——干就完了,不停进球就完了!除了门将之外,横滨水手的场上10人巴不得都拥挤进对方禁区。

0-2落后,市立船桥高中神奇扳平比分

市立船桥高中的门前风声鹤唳,常规时间仅剩最后5分钟,横槟水手掷出界外球被大脚解围,皮球却误打误撞来到市立船桥高中中场球员库伦脚底下,库伦带球一抬头,前方简直就是一片足以策马奔腾的大草原,面对不断后撤的横槟水手后卫,库伦在中路强行加速突破后送出传球,拍马赶到的前锋田中恒太破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高中球队,完成了对J1联赛总冠军史诗般的绝平!

被高中球队逼平,冠军教头冈田武史的脸上写满尴尬

市立船桥高中的教练在场边露出了中彩票的表情,而冈田武史的世界早已经天崩地裂。最后3分钟,越战越勇的市立船桥高中在一次反击当中获得单刀赴会的机会,前锋却将皮球踢在了横梁上。此后市立船桥高中迎来噩耗,市立船桥高中队队长增嶋龙也在裁判眼皮底下假摔,领到第二张黄牌被罚下,这也意味着球队不得不在加时赛中10人迎战。

市立船桥高中队长增嶋龙也(左)和混血前锋罗伯托-库伦(右)

横滨水手和市立船桥高中在加时赛阶段均无建树,双方不得不进入点球大战。横滨水手门将下川健一在点球大战中发挥神勇,扑出两粒点球,帮助球队4-1胜出。高中校队10打11通过点球大战险些击败J1联赛冠军——在日本动画片《足球小将》当中作者都不敢想象的情节,险些发生在了日本足球的现实世界当中!

这样的故事在中国有着怎样的版本呢?2013年卡马乔率领中国队在合肥1-5惨败泰国青年队,一群键盘侠躲在屏幕背后向国足喊话——国足,就你这点水平敢接受我们高中校队的挑战吗?此外便再无下文。日本足球1993年开始职业化改革,而中国1994年开始职业化改革,中日足球的职业化几乎同一时间开始,今天日本足球为何把中国足球甩开了几十年?根本的区别在于——日本有着中国所望尘莫及的足球社会基础。

日本高中足球联赛,就是日本足球社会基础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尽管日本1993年才着手操办职业联赛,但日本的高中足球联赛至今已有100年的历史。从1917年开始,除了战争等因素停办5届外每年雷打不动的举办一届。在100年的历史长河当中该赛事多次改名,现在的标准名称为“全国高等学校サッカー選手権大会”。全国高等学校サッカー選手権大会全国总决赛每年有48支球队能够入围,除了东京都每年有两个总决赛名额之外,日本其他46个都道府县每个地区拥有一个通往总决赛的名额。然而,仅仅是得以参加总决赛的48支球队根本不足以表达日本全国高等学校サッカー選手権大会的赛事规模。日本每年为了争夺这48个黄金名额的球队多达4000多支,上届比赛光是爱知县就有184支球队参加了预选赛。

去年的日本高中联赛,静冈县的参赛球队

每个地区一般只有一个晋级全国总决赛的名额,所以在此之前在每个地区进行激烈的地区选拔赛就在所难免。全国总决赛一般在12月底到1月初进行,而各个地区的预选赛则在8月份左右就已经开始了。各个地区预选赛比赛规则的制定、赛事的组织安排主要由地方足协负责。赛制一般是单场淘汰赛,少部分地区采用单场淘汰赛和小组赛结合的方式进行比赛,比如广岛县。由于学生周一到周五课业繁杂,所以地区选拔赛一般都会选择在周末进行。

第97届日本高中联赛将在今年12月30日开幕

即便地方足协资源相对有限,但各个地区选拔赛球员的服装、相关比赛设备也相当专业。一旦能够通过层层选拔晋级全国总决赛,这群日本高中生的幸运儿则可以感受到甚至比日本J1联赛职业球员还要专业赛事包装和赛事服务——

每年的全国总决赛一般在首都圈(包括东京都、埼玉县、千叶县以及神奈川县在内的“一都三县”)举行。全国总决赛由日本足协、日本高中体育联盟以及日本电视台NTV为首的43家电视台主办。入围总决赛的48支球队,将通过47场比赛最终决出一年一度的全国总冠军。鸟巢会为了一群名不见经传的高中生踢比赛而开放吗?这样的想法无异于天方夜谭。日本全国高等学校サッカー選手権大会第94、95、96届全国大赛决赛,都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使用场地琦玉2002球场(现为浦和红钻主场)进行。

中国没有高中联赛,却有大学生全国联赛。大学生足球联赛决赛在鸟巢踢?中国大学生足球联赛的组织者和决策者单是想象一下,恐怕自己都会忍不住发出笑声!为什么要在鸟巢踢?谁会花钱来看一群大学生踢比赛?又由谁为鸟巢昂贵的场地租借费用买单?困扰中国足球人诸如此类的难题,对于日本人而言根本不存在。

2017年日本J1联赛场均观众18883人,J2联赛场均6980人,J3联赛则只有2613人。日本選手権大会全国大赛决赛现场观赛人数,远远超过了2017年J1联赛的场均观赛人数,甚至足以与广州恒大场均观赛人数相比。第96届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决赛现场观赛人数为41337人,第95届为41959人,第94届更是多达54090人!为了向晋级决赛的两支球队打造最震撼的比赛氛围,赛事组织方在比赛门票价格上选择了亲民路线。半决赛和决赛当中,到场前3000名小学生免门票。决赛中,无指定座位的自由席,小学生价格800日元(折合人民币47元)、高中生1000日元、成人观众1500日元,指定座位的票价则从2600到4100日元不等。当然这只是决赛票价,半决赛和其他比赛的票价还要稍低一些。

正如前文所述,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的主办方当中,以NTV为首的43家电视台是主要力量。全国大赛中的47场比赛,尤其是半决赛和决赛日本43家电视台都会面向全国进行转播。从2009年开始,高中足球全国大赛的转播工作引入了全程1080P高清直播、5.1声道环绕立体声伴音、可选式提示字幕等新技术,在转播规格上甚至可以比肩世界杯这样的顶级大赛。通过电视和移动设备观看比赛的人数,更是数以百万计。每年的12月底到1月初,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都成为日本举国上下的一个大事件。正是在整个社会相关资源方的共同努力下,日本足球的文化和氛围才得以一点一滴搭建起来。

4173所高校的泪水 最后的更衣室

(来源:网易视频)

当然,即便日本足球的文化和氛围、日本人的思维模式与现阶段的中国有着很大差别,但“钱”还是赛事组织方和决策方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他们的钱从哪里来的呢?高中足球联赛超高的曝光率吸引了帝人、丰田汽车、彪马、明治、富士施乐等大型企业的赞助,日立、日产、三井、耐克、三洋、大正制药、可口可乐等也曾是联赛赞助商。逻辑其实很简单,但要做到对于中国人而言可谓难于登天。

想要获得更多名字更响亮的赞助商支持,就必须想方设法扩大赛事的影响力,吸引更多的人关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为此,日本高中足球联赛全国大赛从2002年开始邀请从该项赛事走出的足球巨星担任赛事代言人。2017年度的代言人是如今效力德甲不莱梅的大迫勇也,今年则是西甲名将乾贵士。今年夏天出战俄罗斯世界杯的日本国家队成员中,川岛永嗣、冈崎慎司、柴崎岳、长谷部诚等都曾担任代言人。

去年日本高中联赛的代言人大迫勇也

从2005年开始,赛事组织方为了将高中足球联赛推向更多的受众,邀请了多位日本知名女艺人担任球队的“应援经理”——知名球星的代言可以让更多本来就喜欢足球的观众开始关注高中足球联赛,而女明星的鼎力支持则有可能将一些从不看球的人的目光第一次引向足球。堀北真希、新垣结衣、川口春奈、广濑爱丽丝和广濑铃姐妹等等日本知名女星都曾担任过高中足球联赛的“应援经理”。

2005年日本高中联赛应援经理堀北真希

2006年应援经理新垣结衣

所谓“应援经理”是什么?翻译成中国话,就是大家再熟悉不过的拉拉队长。应援文化也是日本高中足球联赛得以发展的重要文化基础。在12月12日日本足协发布的《日本国家队5个宣言》当中——“将国内应援化作力量,去挑战世界”赫然在列。足球是为谁而踢?日本高中足球联赛的应援团从小就给了日本高中生答案。从高中联赛开始,球员作为个体的价值就在不断得到应援团的肯定——应援团会单独为一个球员唱歌,单独呼喊一个人的名字。这样的事迹在中超赛场当然再寻常不过,但在中国高中、大学呢?应援团除了学校老师、家长邻居什么的,最大的力量来自于登场球员的队友。一个学校当中能登上全国大赛舞台的毕竟只是少数,其他无法进入比赛名单的球员就成为他们坚强的后盾。

去年的应援经理高桥光

日本历史上首位面对皇马和巴萨两大豪门都有进球的本土球员柴崎岳,也是日本高中足球联赛的代表性产品。柴崎岳在日本高中足球第88、89连续两届全国大赛都拿出了巨星级表现,被鹿岛鹿角正式签下时,柴崎岳的正式身份仍旧是高中在读。跟随鹿岛鹿角五个赛季大小赛事的历练,柴崎岳凭借2016年世俱杯对阵皇马的梅开二度得以登陆欧洲。从高中代表队到攻破皇马、巴萨球门,柴崎岳只花了6年时间。

柴崎岳曾是日本青森高中的中场核心

世俱杯2次攻破皇马球门,柴崎岳一战成名

柴崎岳并不是日本高中足球联赛唯一的幸运儿,日本国家队近些年从未缺乏从高中足球联赛走出的球员——中田英寿(韮崎高校),本田圭佑(星稜中学)、中村俊辅(桐光学园)、长友佑都(东福冈高校)、冈崎慎司(滝川第二高校)、大迫勇也(鹿儿岛城西高校)、远藤保仁(鹿儿岛实业高校)、柴崎岳(青森山田高校)、大久保嘉人(国见高等学校)。这些在日本足球历史上响当当的名字,都与日本高中足球联赛密切相关。

高中时的本田圭佑与冈崎慎司

国家队并肩作战

日本高中足球联赛并不是空中楼阁,这项古老的赛事之所以健康运转了100年,在于它只不过是日本教育当中的一个环节。日本高中联赛的人才来源于哪儿,来源于日本的小学足球赛事、初中足球赛事;那些高中为足球挥汗如水的孩子毕业就无球可踢了吗?他们还可以进入大学校队,还有成熟的大学联赛可踢。除了大多数球迷熟悉的男足高中足球联赛,日本全国高中女足锦标赛不声不响也已经举办了23届,为日本女足源源不断的输送着人才!早稻田、庆应、筑波等很多大学对有足球特长的学生都有保送或降分录取措施,条件是为本校足球队效力;而大学比赛刚刚步入社会,日本的很多大企业都对有过高中足球全国大赛、高元宫杯等两项大赛履历的毕业生十分青睐!

上届高中联赛决赛,前桥育英1-0击败流通经济大柏夺冠

更可怕的是,日本高中足球联赛还不是日本18岁以下球员的最高级别赛事;而高中足球联赛也仅仅代表日本足球青训体系的两条轨道之一。在日本青训分为两条主线,一条是日本职业足球联盟旗下的职业青训体系,另外一条就是高中足球联赛为代表的校园足球体系。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的赛事组织方是日本高校体育联盟组织,参赛球员需在高校体育联盟注册;而出自J联赛球队的青训梯队球员需在J联赛注册,这些球员不能代表高中球队出战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两条主线一般都是互相平行,不产生交叉,而目前日本18岁以下球员最高级别的赛事,正是两条线唯一一个交叉点的产物——高元宫杯U18联赛,这是一项为职业队梯队以及高中校队专门打造的联赛赛制的比赛。

日本足球青训的双轨机制

中国踢球的孩子为什么如此之少?归根结底,因为中国的青训体系只有俱乐部梯队这一条线——这跟独木桥挤过去了就是天堂,挤不过去基本就是人生的坟墓。很多家长之所以不敢下定决心送小孩儿去俱乐部梯队踢球,正是担心孩子万一被淘汰,学业荒废人生计划满盘皆输。而在日本,球员可以从高中足球联赛进入职业梯队,被职业梯队淘汰也有机会进入高中踢高中联赛再度证明自己——中田英寿和中村俊铺就是被俱乐部青训体系淘汰之后,在高中联赛获得重生再度进军职业俱乐部。

“亚洲小贝”中田英寿

还记得笔者在前文当中提到的那个校队挑战国家队的笑话吗?在日本整个高中足球联赛日益繁荣的大背景下,中国国家队战斗力甚至比不上日本的高中校队。这样可怕的结论当然有着充分的事实依据——2017年,沈祥福指导率领U17国青去日本千叶拉练备战,约战一个叫明秀日立的高中校队,这所学校校队一批学生出去比赛人手不够,与另一所当地叫水户的学校组成一个临时合队迎战U17国青。U17国青以举国之力挑战日本两个再普通不过的高中临时拼凑的“校队”,结果最终吃到败仗!

而这样普普通通的高中足球校队,日本目前大概有4000多支!

北京奥运会足球比赛在哪里进行

上海,天津,沈阳,秦皇岛四个奥运协办城市
决赛在北京鸟巢!

切尔西vs阿森纳鸟巢是正式比赛吗

切尔西vs阿森纳在鸟巢的比赛是友谊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